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鍾馬田論講道

鍾馬田論講道

這六個月來我因身體的問題沒有辦法講道,我作了一個聆聽者,這是非常有價值的經歷。我作聆聽者的四個月中,我的印象是,我們的聚會對於那些在教會之外的人,是何等的壓抑。我驚奇有人還會去。他們大部分是女性,年過四十,而且我想他們是出於責任才去;或許是有些人在他們的小圈子有機會顯出他們的重要性。沒有一件事能令一位陌生人感到他缺少甚麼反而他尋獲的,是這個可怕的重擔!覺察到這事的傳道人,知道他一定要講短一點;這樣,會眾來了,就是為了要離開。我只是一般性講到教會的情況,但福音派的教會在這方面都是差不多的。

當一個聆聽者是一件極好的事。你的靈魂需要一些餵養及幫助。我不需要一篇偉大的講章。我只想感受到神的同在知道我正在敬拜祂,並且思想一些極偉大及榮耀的事情。若我能得著這些,我不會介意那講章是如何貧乏。

我認為我們最大的危險就是專業化。我們沒有足夠的停頓來問問自己究竟我們在作甚麼。當我們面對一段經文,往往以它為目標本身來處理,並且帶著一種奇怪的抽離感,這就很危險了。

有一次我在離倫敦很遠的一間聖公會教會聽到一個牧師講解耶利米書20:9「我若說:我不再提耶和華,也不再奉他的名講論,我便心裡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講道的人用了許多功夫預備講章;它的舖排很好,也有一定的形式;只有一樣東西是欠缺的,就是火!那篇道好像向人灌冷水。可能沒有人在聚會後是著火的!傳道人沒有問問自己:這個火到底是甚麼以及這個火也是我所需的嗎?可惜他沒有問自己這個問題,他只是預備了一篇講章,但那不可少的卻不在那裡。

你或者以為我像一個批判者去聽道。我不是。在另一處地方,我聽到一篇講章,經文是加拉太書3:1「無知的加拉太人哪,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已經活畫在你們眼前,誰又迷惑了你們呢﹖」我們聽了許多關於「迷惑」的事,那篇講章談及那些時常令我們分心的事;但令我吃驚的是,那位講道的人看不見經文最重要的主題這些加拉太人從那位曾活畫在他們面前,最榮耀的主耶穌基督轉離。這位主才是我們必須講論的!

我們可能因為一些樹木而錯失了整個森林,失了福音的榮耀。我們的職責是將全宇宙最榮耀的事帶給他們。這也該應用在那些經常參加聚會的人身上。若這些教內的人仍是這個樣子,我們就沒有希望吸引那些教外的人進來。教外的人已經很壓抑了,若不是,他們很快會如此。

有一件事令我得著鼓勵,就是有一次我探訪一間在倫敦的教會。許多非福音派人士說教會若要吸引人來聚會,就要講論一些他們感興趣的事。我能用我的經驗證實這是錯的。我去聽威廉斯--一個被浸聯會及電視台高捧為能「處理實際問題」及「吸引思考者」的傳道人講道。他在被譽為「倫敦中一個最好的工場」事奉,但我只看見120人參加。恐怕當晚並沒有太多的思考者!我離開時心裡帶著激勵,因為眾人都知道這是無用的,所以我們不須要再為自由派操心,它已經死亡及蛋了。

現在我們有個黃金的機會。但我們出了甚麼錯?我們的方法錯了。自由派的錯誤是從人的興趣入手;我們的危險卻是將人完全忘記。我們的意見,並我們講道的結果,表明我們完全沒有為人設想。我們太主觀了。以往福音派的講道是太客觀;現在卻是太主觀。這導致一種機械式的講道。

我相信一系列的講道,但它可以被人用錯誤的方法來傳遞不理會聽眾的實際情況,以致我們雖能極好地處理某段經文,但仍然沒有信息供應他們。一部會走的釋經書(a running commentary)與一篇講章是有分別的。我相信的是解經式講道,不是一部會走的解經書。分別在哪裡?

講章有一個特定的形式,它有一個信息叫人去應用。它比一部會走的釋經書難得多(我不肯定後者否有任何叫人活的信息)。傳道人首要關注的,就是他有否一個信息並且用最好的方法,竭力地傳遞出來。這就是一個像司布真那樣的人的榮耀了。他的講章有形式重點的並帶著衝擊力的信息。一部會走的釋經書不是講道。一個信息的真正意義「耶和華的負擔」(the burden of the Lord)—必須重新找回。講道必須有衝擊力。

單單解釋經文,而沒有從中帶出信息,只會令講道淪為頭腦知識。它也不應是純感性許多時講道都落在其中一個極端。沒有生命!沒有能力!沒有人比傳道人更需要它們。

喜樂與能力也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兩者缺一是虛假的。

社會學式的講道反面不是會走的釋經書。有人說它是合乎聖經的。它不是。合乎聖經的講道會帶出一個信息。機械式的解釋一些字詞的意思,卻沒有將它化為一個有焦點及能力的信息,以使聽眾因此而榮耀神,這並不是講道。只對基督教的真理作出認同是不夠的。人們可能看為是眾多看法中一種而已。我們必須帶出一個信息。

我們必須有「聖靈和大能的明證」!這是我們最大的需要,並且我不會把它與喜樂分開。聽聽麥切根(Robert M‘Cheyne)說的聽眾所知的才是真正算數。講者著會眾的負擔,他不是單單準備了一篇講章就走到台上,他有從神而來的信息!

現在是我們必須評估整個形勢的時候了。我們將自己的問題帶給會眾,這完全錯誤的。我們必須將對他們最有益及最有幫助的東西給予他們。

今天福音派最大的問題,除了偏離真理之外,就是缺乏能力我們的會眾知道甚麼是「聖靈的喜樂」嗎?一個沉悶的傳道人不能贏得任何人!一位執事的太太向我提及一位她曾聽過的傳道人:「他不像我們許多的改革宗牧師那麼沉悶。」若你的講道不能感動任何人,那你就如那些人一樣的失敗。

若我們不知道何謂聖靈的喜樂,那我們所說的有甚麼價值?我們必須從自己入手。那些在星期六晚舉行,被譽為「一流的教義講座」,實在是令人震驚不已。假設在你面前的會眾都享受著基督徒生活,並且他們有能力說服別人,這種想法正確嗎?這兩件事是連在一起的,為那些小節上的辯論是沒有意義的。若我們不是「活的書信」,我們所作的有甚麼價值?

我已經將我作為病人及聽眾的經歷跟你們分享。在這段期間我曾作出省,並且我感謝神給我這段停頓的時間使我可以如此作。我決定用我餘下的生命及精力去帶出這方面的事。若沒有這個能力我們是無望的。我們不是絕望的,但我們一定要從自己開始。


到底我知不知道這個權能之火是怎麼一回事?若不,我在講台上到底做甚麼!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