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提供:Blogger.
RSS

詩篇119篇114節

祢是我藏身之處,又是我的盾牌,
我甚仰望祢的話語。

1 啟示論

1 啟示論

兩千年來的教會歷史清楚地顯示:當聖經真理未能被傳講、信守時,教會就處於黑暗之中。中世紀的教會有一千年之久被稱為「黑暗時代」,正是因為聖經的真理被遮蔽、扭曲。直到16世紀, 神興起馬丁路德與約翰加爾文等改教家,發動最神聖的宗教改革運動,高舉聖經的權柄,持守「唯獨聖經,唯獨恩典,唯獨信心,唯獨基督,唯獨榮耀神」五個基本原則,才帶來教會的更新與復興。這五個「唯獨」是完全以神為本的基要真理,也是每一位基督徒都必須要清楚明白的基本要道。

基要真理或系統神學,以及人生的一切,目的都是要人學會「以認識神為至寶」,一切都要以認識神為根基,才能有正確的認識,但因我們有罪,我們不能認識神,罪讓我們與神之間有一個極大的攔阻。但因為神的憐憫,神就啟示我們祂是怎麼樣的一位神,好讓我們更認識祂。

一、啟示論

什麼叫做「啟示」?「啟」就是打開,「示」就是顯示、彰顯,我打開讓你看到。要知道我手裡有什麼東西,有兩個辦法,一個是我打開給你看,另一個辦法,就是我告訴你我手裡是什麼。這兩個辦法都是神使用的方法。有關「神、人、基督、聖靈、教會、救恩、末世」的事,都是我們原來應該要知道卻又不知道的事,神為了要讓我們知道,就把祂的手打開,並告訴我們與這些有關的事,這就叫「啟示」。

(一)啟示的目的在認識神、認識己

要知道人「是」什麼?和人「必須」做什麼?就必須先認識神是怎麼樣的一位神、人是什麼樣的人、我們應當如何在這世界上生活。「是」是描述性的,「必須」是命令式的,屬倫理道德的。譬如說:「有一個人、有一位神」,這是描述的,「人應該認識神」這就是個道德命令。從基督徒的觀點來看,人不知道人「是」什麼和人「必須」做什麼。

1.神賜恩典

出埃及記3313,摩西向耶和華禱告,「我如今若在祢眼前蒙恩,求祢將祢的道指示我,使我可以認識祢,好在祢眼前蒙恩。求祢想到這民是祢的民。」我們能認識神,是蒙了神的恩典。

2.神的獨一

何西阿書134,「在我以外,你不可認識別神;除我以外,並沒有救主。」,這位神不但是獨一真神,而且「在我以外,你不可認識別神」。腓立比書38,「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

3.神是至善

「至善」就是最大的美好,最好的事也是「你可以得到的事」。人的至善必須是神。知識不是人的至善,知識與真理不一定相等。什麼是人生應該追求的至善?真、善、美、自由、平等、博愛?這些都不是我們追求就能滿足的,巴文克說:「人的至善是神」。奧古斯丁說:「神按著祂的形像造了我們,我們如果不在神裡面,就沒有任何的安息」。

(二)一般啟示

「啟示」分為兩種,一般啟示和特別啟示,聖經是所有啟示的最高權威。一般啟示就是神對所有人,神對萬事萬物、天使、動物、植物,神在自然、在歷史中對萬事萬物萬人的顯現,把祂顯現出來。聖經羅馬書說:「神已經顯明」。

1.神已顯明祂自己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神不僅藉著所造之物,也藉著在心裡的神的道德法則,這叫做一般啟示。

為了要說明和證明有一位神時,教會歷史上有許多不是直接根據聖經,是根據所看見、所知道的東西,推出一些論證,來證明有神。證明有神的幾種重要論證:

2.證明有神的四種論證

(1)宇宙論

第一個論證叫「宇宙論」,宇宙的論證(Cosmological Argument)。Cosmos就是宇宙,就是從這宇宙來推出有個神。這論證是天主教神學家阿奎納(Thomas Aquinas)所提出的:阿奎納說,你看到這宇宙,應該承認這宇宙有一些現象,就是這宇宙不是好的,基本上是負面的;這宇宙是有限的、暫時的、偶然的、脆弱的和需要倚賴別的東西。宇宙不但是有限的、暫時的、偶然的(不是必然的),也是依賴的(有點因果論)。「所以,必然有一個無限的、永存的、不是偶然是必然、不依靠任何東西而是任何東西都倚靠祂的存在,那就是神」。從有限推到無限,這就是「宇宙論」:你看這世界,越看會越覺得一定有神。

以賽亞書4017,「萬民在祂面前好像虛無,被祂看為不及虛無,乃為虛空。」4023-26,「23祂使君王歸於虛無,使地上的審判官成為虛空。24他們是剛才栽上,剛才種上,根也剛才扎在地裡,祂一吹在其上,便都枯乾;旋風將他們吹去,像碎稭一樣。25那聖者說:你們將誰比我,叫祂與我相等呢﹖26你們向上舉目,看誰創造這萬象,按數目領出,祂一一稱其名;因祂的權能,又因祂的大能大力,連一個都不缺。」

因此「宇宙論」說,萬物不能獨立自存,連不信神的人都應該知道,根據人自己所看到的,萬物是這麼脆弱,如果沒有一個絕對不脆弱的神,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我們現在能有世界,就表示有一個超乎世界的神,這是「宇宙論」的主張。

「宇宙論」指出這個世界是有限、脆弱、暫時、偶然、依賴,一切都是「果」,所以推到最後有個終極「因」,那就是神,很多哲學家批評宇宙論是亂推,推錯了。

(2)目的論

第二個論點叫「目的論」(teleological argument),是指這世界多麼美好,每件事都有它的目的,那目的叫人幸福快樂,所以一定有一個有智慧、有慈愛的神創造了這世界。這是一位英國神學家培利(Paley)所提出的。連不信主的天文學家都會承認,這世界在大爆炸後所產生的規律實在太奇妙,簡直分秒不差,差一點點這個世界就不能成形,生命也不可能誕生,人也不可能產生,這樣的機率實在太低太低。所以世界、生命和人,這三者不可能是在碰撞後產生,一定是有個智慧的設計者,就是神,這是後來的「智慧設計論」。「目的論」指出看宇宙、看人,結構是多麼地奇妙,所以一定有一位智慧的設計者、創造者。

這論證被哲學家休謨(Hume)反駁得一塌糊塗,休謨說:「這個世界真的是由一位非常偉大、全能、慈愛的神,為人類所創造的嗎」?那麼,地震、洪水、天災、人禍,要怎麼說呢?除了天災,人類身上實在存在許多有缺陷的基因和先天性疾病,所以相反的證據與正面的證據一樣多,休謨(以及很多不信主的人)說,從這個世界,實在看不出來是由一個慈愛和良善的神所創造的,而且世界上有太多的人太常受痛苦。相信有一個慈愛全能神設計,而且管理一個美好世界的證據,與相信一個無能低能的神所創造一個悲慘世界的證據一樣多。

這個論證還有一個嚴重的缺點,包括1970年代開始天文學家提出一個「創造是以人為主的原則」(Anthropic Principle),就是越研究天文學,越覺得這個宇宙是為了地球而存有,地球是為了人而存有的,整個都太奇妙。因為人存在,所以看到整個宇宙有個目的,這個目的是為了人而有的,然而錯就錯在這裡,這個宇宙並不是為了人而存有的。

宇宙論和目的論這兩個證證,都有其缺點。「宇宙論」和「目的論」都想證明神存在,但都不是以聖經的權威為本,而是站在與非基督徒平起平坐的觀點,來看這個世界的現象,這樣的論證一定會失敗,因為沒有神「特殊啟示」的時候,都無法說服人已經墮落的理性。但也不要輕看這些思想和論證,至少在與非基督徒辯論時,有時可以派上用場。

所有在神以外找到的理由,叫做「次因」,因神自己的旨意而行的,是任何事物產生的「主因」,基督徒絕對肯定「主因」,因神是掌管萬有的,但我們也不輕看「次因」,因為神叫萬事互相效力。

因為罪,使我們不能在神所顯明出來的世界裡,正確地認識這位神;我們的罪讓我們看到這世界有太多費解、難以解釋的事情。科學或其他任何人間的學問,我們都要抱持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懂就承認不懂。要根據最新的科學(包括大爆炸理論)來證明神一定存在,或神一定不存在,都是很危險的事,因為科學會變,人間的學說理論也都不斷在變,大爆炸理論無論還能存在多久,終究會過去的。科學界有神的一般恩典,但要用任何東西來證明神的存在,始終都是出於人自己有限的理性和智慧,所以絕不是最穩妥的辦法。


 (3)本體論
證明神存在的第三個論證,是「本體論」(ontological argument),同樣不太是根據聖經的權威,主要是根據人的思想。這是中世紀的安瑟倫(Anselm)所提出的。他一生擁護「信經」不遺餘力,有第二奥古斯丁之稱。他寫了兩本很有名的小書,一本是《神為什麼成為人?》,談救贖論,另一本是他的「獨白」,《神存在之本體論的論證》,在證明神存在,在西洋哲學史上也十分有名,他用一個「單一論證」來證明神的存在。這個單刀直入的辯證就是:由神的概念演繹出神存在的結論。

Anselm想要用一個最簡單的證明,證明一個至高無上、全能的神存在,而且這位神與我們每個人的幸福都有絕對的關係,你只有信靠祂才會擁有。Anselm 本體論證的開始是Anselm 把他的禱告寫下來的:

「軟弱的人啊,現在奮起吧!暫時卸下你的工作;暫時躲避你騷擾的思想。現在,拋棄你那沉重難堪的憂慮,丟掉你那辛苦的事務。為神留下一些時候,安息片刻在祂懷中。進入你心靈的內室;除了思想神和那能幫助你尋求神自己以外,排除一切的思想;關上你的門來尋求神。我的全心哪,現在請說吧!現在向神說:讓我尋求你的面;主啊,祢的面我正要尋求。」

Anselm的名言之一:「因為我不是為要相信才尋求理解,乃是為要理解而相信的。」也就是你非得要先信才能理解,但你若信了,一定要理解。「因為我深信,除非我相信了,我決不會理解。」「將理解力賜給相信人的主啊,求祢照著祢所認為是有益的,使我能理解祢,正像我們所相信而存在著的祢,而且正是那位我們所相信的神。」就是不要理解錯了,你所理解的那位神,就是你所相信的那位神。

要如何證明有神?Anselm提出的簡單論證是:「你去想像一位有最偉大的、最完美的境界,你所能夠盡力想到最完美的那位神,就是真神,因此祂必定存在。」你能想到一位最完美的神,那位神必定存在。「用你的想像力就能證明神的存在」,就這一句話,「你能想到最偉大的神就存在,我因此證明神存在」。

Anselm是一位很敬虔的人,連最剛硬的無神論者也發現這個論證有很奇怪的地方,就是有很強的生命力。20世紀很著名的無神論者羅素,他在劍橋基督書院教書時,走在一條名叫Trinity Lane巷內,手裡拿著一罐煙草,不斷思想本體論論證是對、還是錯,很可惜,就人的邏輯來說當然是錯的。Anselm說,「如果神真的完美,神就必定存在,因為完美裡面必須有個因素是存在」。所以單單就「神」這個字的最基本的意思,神就必然存在,這個叫做「本體論」。根據宇宙論、目的論、本體論,根據你能想到的「神」這個字,就能對你說:「神存在」,而且是一位全能、美善的神。


(4)道德論

後來康德宣稱他經已徹底打敗Aquinas的宇宙論,Paley的目的論,和Anselm的本體論。康德認為他把這三個都推翻了,自己提出一個道德論證:因為人有道德意識,所以從這個道德意識可以證明有神,天上的星和地上的良心,這其實是個更糟糕的證明。

「一般啟示」就是神在大自然、在罪惡的世界裡、在人的心中告訴人,祂是怎麼樣一位神,祂如何偉大、慈愛、公義,而且祂是獨一,甚至祂是三一的。但因著我們的罪,我們根本看不清這一點。因為我們的罪,我們必須誠實的說,我們看不到。但是,因著神的愛,神就用特別的啟示,來告訴我們,祂到底、究竟是怎麼樣的一位神。


(三)特別啟示

特別啟示就是神在歷史中,揀選了一個民族,或者說揀選了兩批人,這兩批人其實是一批人,舊約是指以色列人,新約是指相信基督的人。神在歷史中向這兩批被揀選的人,顯出祂自己,就是特別與這些蒙恩的人,顯出祂自己。顯出在舊約,就是舊約的以色列人,顯出在新約,就是相信耶穌道成肉身的門徒。

1.特別啟示的紀錄:聖經

聖經是神啟示的紀錄。聖經是神藉祂所選召的僕人默示出來的紀錄。啟示與默示不太一樣,啟示是神把自己顯出來,默示是把這顯出來的事,紀錄得很有權威、沒有錯誤。因此基本上,若要認識神,若根據這個世界(這世界多奇妙、多有智慧或必定存在等想法)來論證,大概都是徒勞無功。要認識神,必須藉著聖經上的這位耶穌,和聖經上的話。當然我們向人傳講耶穌,也常常是徒勞無功,因為罪,人不肯聽。前面的四個論證也有其效果,因為這些都是神所使用的,神在世界上的一般啟示有其功用,基督徒就盡量的多讀好書、多理解真理、多向人傳講,盡我們的心力、倚靠聖靈,把神的真理向人講明。

2.聖經有最高權威

基督徒只能把聖經當作最高的權威。我們拜的是神,不是聖經;當然將來神在天上或神在過去有很多的事物,都沒有記載在聖經裡,但我們之所以知道這位神、耶穌、聖靈的事,都是根據聖經的記載而來的,所以就資料來源而言,聖經有絕對的最高的權威。

但要怎麼知道聖經是神所啟示的見證呢?怎麼知道聖經有最高的權威呢?這很困難。很多神學院、神學書籍和神學博士,都各有各的說法,但很多講法都是不對的(特別是新派),現在流行的說法,與天主教很像,就是:聖經的權威是教會決定的。就歷史來講是這樣,教會開會決定哪些經卷收在正典裡。問題是,如果只是由教會決定的,那我們不必信聖經了,因為教會會犯錯,而且會犯很多錯誤。我們怎麼知道現在這本聖經是神的話、有最高權威?

我們怎麼知道?這與前面講的證明神的論點有些類似。你可以根據很多聖經以外的東西來證明聖經,譬如有人說證明聖經最好的人證,就是以色列人,從以色列人的歷史發展來看,與聖經所講的一模一樣。有人說證明聖經,就是以聖經裡很多話都經得起科學或考古學的證明。這類的話要少聽,因為要以歷史、科學、考古學來證明聖經的人,通常自己是很糊塗、沒讀過什麼書的人。我們相信聖經的真實,都不是根據這些人的管見。

現在常聽到新派或很多人都跟著這樣講,許多聖經學者或所謂的聖經博士,因為自以為自己才有最高的權威,就說,我們現在的新約聖經都是後來的人捏造、刪改的,反對聖經是神的話、有權威的,這樣的論點多得不得了,多少都會聽到,這會叫糊塗信徒覺得:「好像是這樣哦!」然而,正統的看法絕不是這樣。

AquinasPaleyAnselm這些人的論點,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這些論點都是在已經信神的情形下,所想出來的方法。也就是他們都是先信了才理解;先相信神的權威,然後再說明神權威的可靠。方法上他們的論點還是相信了才理解的,並不是真的與不信主的人平起平坐的討論,而且他們也真的講出我們所信的有些合理的地方。

初信的人常會有兩個大矛盾,第一相信聖經是神的話,因為聖經實在是很寶貴,很有力量,常常被感動,但又覺得聖經矛盾、錯誤百出。第二,非常相信神,一點不懷疑祂的存在、偉大,但又覺得這位神很不慈愛,很殘忍、霸道、不講道理。信神很美好,但經驗上又有很多祂很霸道之處,所以很痛苦。

我們需要知道聖經真的是神的話,每個字都是神的話,需要確實知道。最強的證據就是,神親自告訴你,那是祂的話,而就在聖經裡,神清楚地告訴你,這是祂的話。這是一種循環論證,與「本體論」有點像,你可以非常不服氣。但神所揀選的人會有聖靈,讓那人知道這真是神的話。要證明聖經是神的話,歷史考據雖是需要的,但是,最重要的是,人自己心裡因著聖靈,讓人知道,你所信的是真實的

(四)小結

「啟示論」就是神必須把自己顯明出來,我們才能認識祂。啟示裡有「一般啟示」和「特殊啟示」,「一般啟示」就是神在自然界、歷史中、甚至在人心中把自己顯出來,但因為人的罪惡,我們故意拒絕這些顯示。不但故意拒絕,還把這些神顯示出來的加以扭曲,製成假神。「一般啟示」有最高的價值,但對於引人歸主並沒有功用,產生的作用就是將來在審判時,定那些不信的人的罪,神會講:「我這些都已與你顯明過,是你自己不信,你被丟入永刑是無可推諉的」。

「特殊啟示」,就是聖經,希伯來書第1章,「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曉諭」就是說話、對我們說話。神啟示人,讓人認識祂,是多次、多方、不斷的,可以說從摩西寫五經,一直到瑪拉基書結束,多次、多方、不斷的藉著聖靈默示人寫的。除了「多次」,還有「多方」,就是用很多方法。因為動作也時會會錯意的,為了要把那動作講清楚,就需要話語。基督教非常強調神的話有文字敘述的成分。但現在的哲學家,尤其是後現代,包括很多基督教神學家,都不相信文字能傳達真理,更不相信文字信息能傳達真理。

「多次多方」一方面表示以色列人非常頑梗,不肯聽。講一次、兩次不聽,就吼、叫,吼了叫了還是不聽,就有動作。神在提醒人到最後無可推諉,你不可以有任何理由說,我沒有與你講,我實在與你講了。但人如果不信,不管是一般啟示或特別啟示,他們還是不信,耶穌來了,他們還是不信。要認識神最好的辦法,是神用祂自己的話來說明,說明就是寫出來,所以聖經很看重書寫的部分,基督徒也很看重傳道。

神創造一種可以明白祂表達心意話語的人,這樣,神就把能明白神話語的功能放在被造之人的裡面,人就可能明白神的意思;可以聽見神的聲音。因為神造人是為祂自己造的,所以神就造了一個能與神相通的、有靈性的活人。

但無論話如何地說,都還是隔了一層。所以啟示的最高峰,就是道成肉身,神的話成了肉身,「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聖經自己解釋了道成肉身的意思,用文字來表達:「耶穌從童女懷孕、馬槽降生、受洗、行神蹟、講道、死在十字架上、復活、升天、將來還要再來」,所以要用神默示出來的文字,表達祂希望我們理解的。這就是「啟示」。

一般人判斷事物時是先持一個自以為開放的態度,用人自己有限的理性來判斷,最高的主體是人自己。但涉及到認識神的事,這種態度就完全不對,必須先肯定神是絕對正確的主體,在神是慈愛、良善、全能的大前提下認識神,這是神的兒女在聖靈光照下,都該有的態度。讀經時要先肯定聖經是對的,然後再來找答案。當一切的環境和事物都告訴你神不是這樣、神不存在、神不愛你、神不聽禱告等等時,只要你還走在神的道路中,聖靈就會在你身上工作,唯有神恩待你,你才可能認識的對、做得好,而且神會繼續恩待你。

神是全能的神,祂在任何時候和地方,祂的全能和慈愛都沒有改變,神的公義和賞善罰惡也是任何時候都有的,而且都是完全的。

神啟示出來的就是祂自己,神啟示出來的就是神。包括祂自己,以及祂對人的希望、祂對人沒有達成祂的盼望後祂怎麼做等,這些主題是日後我們在神論、人論、基督論、聖靈論、教會論、救恩論和末世論等課要進一步詳談的部分。


課後閱讀:恩信團契網站à禱告與造就à信仰造就課程


進一步閱讀:(至恩信團契網站à讀書大家會à2013年專書精華à點選「中世紀基督教思想家文選」)

《中世紀基督教思想家文選》安瑟倫:
1.神存在論,第117-134
2.神何故化身為人,第134-198

參考閱讀:巴文克的「基督教神學」




二、唯「讀」聖經 

唯獨聖經、唯獨恩典、唯獨信心、唯獨基督、唯獨榮耀神,這五個「唯獨」是16世紀以來,宗教改革運動所竭力高舉、完全以神為本的基要真理,也是每一位基督徒都必須要清楚明白的基本要道。我們是相信聖經是神的話的人,但我們不是可以證明聖經是神的話的人,因為只有神自己才能證明聖經是神的話,聖經中有提到隱密的事(如耶穌再來)和奧秘的事(道成肉身、死裡復活),神如果有要讓我們知道的事,一定會讓我們知道,所以要存單純的信心來讀聖經,再按正意分解神的道。求神開我們的心竅,使我們能明白聖經的真理,也求神開我們的心眼,能看出神律法中的奇妙,知道我們所信的是誰!「神學」就是完全根據神的話來認識神的學問,不是根據人的話、人的理性、人的經驗或人的傳統。神學的根基就是聖經,因為聖經就是神的話,凡是聖經清楚教導的,我們就高舉,並堅持到底;凡是聖經沒有提到的,我們就靜默,不要妄加揣測。


(一)聖經的形成

聖經正典 Canon)形成的過程是透過聖靈引導基督教會而達成的。

Scripture(經文,經典)」原意是「一部著作」,Bible這個字就是「書」,是唯一的一本書。「聖」就是與世俗有別。「Testament(約)」,強調的是神與人之間的「聖約」,神說話是要與人立約。「約」的神學,表示神是很真實、很永恆、貫徹始終、從來不改變,應許要成就約中的每一件事。「經」是絕對的、恆久的、金科玉律的,可以超越時間、超越空間的。希伯來舊約聖經是先經過「口述傳統」,而後再使用文字,將此口傳內容加以紀錄。確立正典的工作是在主後70年聖殿第二次被毀後,才由猶太拉比負責確立哪些經卷才是屬於聖經。雖然舊約正典到此才確立,但在此時之前,許多經卷早已被猶太人視為正典。例如耶穌及使徒都引用許多舊約經文時,已稱之為「聖經 」。西元397年在非洲北部召開的迦太基大公會議中,決定採用亞他納修所提出的27卷新約書目作為新約正典。16世紀的基督教會議中,正式議決66卷新舊約為聖經正典。這些由人所召開的會議,只是「歸納」及「宣認」教會對於舊約、新約正典的共識,這個正典形成的過程,其實是「聖靈」透過對眾教會的引導而完成的過程,並不是某個「會議」或「個人」所制定而成的。

凡沒有列在正典裡的,通稱為次經(Apocrypha)(或「旁經」、「外典」),是指雖然沒有收錄在新、舊約正典之中,但在信仰上仍具有參考或教導價值的書卷。偽經(false writings)是指假借某個知名人士的名義所寫成的著作,特別指那些以舊約或新約裡的人名為書名(或作者名)的作品,目的是要讓該作品在基督教中更有影響力。次經可視為是信仰、靈修及教義方面的參考資料,偽經則只能算是宗教性的文學作品。

加爾文從聖經中看到神的聖靈和神的話經常一同做工,因此,聖經的權威是建立在聖靈內在的見證,就是聖靈運行在人心裡的見證。即讀聖經時,必須尋求聖靈的指引,當我們在尋求聖靈的感動時,也需要從神的話語中去尋求印證,二者不可偏廢。


(二)聖經的獨特性

聖經只有一位作者(神),用40個人來記錄祂所要說的話,這40個人都是神的代言人,就是「先知」,就是「書記」。聖經是神透過他們、默示他們寫下來的話語。「默示」原文的意思是吹氣,神要發言的時候,神就吹氣,而神呼氣的時候,神的話就講出來。這個「話」代表基督;這個「氣」代表聖靈,說話的就是聖父。基督是道在肉身中的顯現,藉著聖靈感孕馬利亞,在肉身中生下來。聖經的精意就是聖靈在我們讀經的時候,親自光照、引導、啟發我們能思想神的作為。讀經的時候,求主幫助我們是存「願意順從神的靈,引導我們進入和明白神的心意」這種謙卑受教的心,來領受神的話語。

(三)讀經的態度

聖經是啟示的書,頂多只會有不同撰寫者的語言或文法的限制,聖經的內容不可能違背真理,不會歪曲真理。聖經難題不是聖經的問題,是人的理性有限和知識不足而把它當作困難。科學是探討、發現和歸納自然界的規律,是人的產物,而人是神的受造物,科學(或任何知識學問)都應該服鷹聖經。讀聖經要帶著相信神的權柄與慈愛的心,從敬畏神開始,到更加敬畏神為止,總是尊主為大,總是相信神有無比的慈愛。我們要明白聖經,就需要聖靈來幫助,因為神的道遠遠高於人的道,所以我們必須放下自己的人本思想,以神本的立場來讀聖經。讀經時要先肯定聖經是對的,在神是慈愛、良善、全能的大前提下(這是神的兒女在聖靈光照下都應該有的態度),然後再尋求解答。

(四)聖經的權威

天主教在聖經以外再加上教會的遺傳,又高舉教皇的權威。新派又稱為不信派,他們相信聖經中是有神的話,但不是每一句都是神的話,聖經的權威是在他們的理智之下,他們自己才是最高的權威。靈恩派則認為神在聖經中所給的啟示不夠,還需要透過他們在異夢、異象與預言中所得到的「啟示」才夠,而且不辨別諸靈!福音派教會已開始摻雜心理學或社會福音,強調因愛稱義。

神會對凡是不唯獨聖經的人說:「你們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你們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所以拜我也是枉然。」(太15:89

(五)結論

聖經的真理是絕對的、也是最高的權威,遠遠高於人類的理性、經驗、傳統等這些次要、有限、而且常會犯錯的權威之上。

解釋聖經的最高準則,就是把神當神,存敬畏的心,以全本聖經的總原則來解釋反合性的經文;以清楚的經文來解釋比較不清楚的經文;採用字義、文法與歷史背景來查考經文時,不可悖離上下文,寓意曲解,也不要對有些較難明白的經文,像那些無學問、不堅固的人強解一樣,自取沉淪(彼後3:15~16)。

讀經最重要的是必須禱告求聖靈光照引導我們,使我們不僅能夠正確地明白聖經,還能行出神所啟示的正道來,而這一切都要先從唯獨聖經這個總原則出發。



三、「神存在論」節錄

Anselm(安瑟倫)在「神存在論」這本小書的一開始的引言說,因為他的一些弟兄們,在靜思中和自己辯論,探求一些自己還不明白的事,他就問自己:可不可以發現一個單一的論證?這個論證是自足的,不需要其他的論證,這方法的目的是要證明神存在,而且這神是至高的,這神的存在是使萬物活下去,人若要有福,都需要倚靠這位神。「因此,我常常懇求我的心思朝向這個目標,有時我感覺到我幾乎都尋到了,但又模糊起來。有時我絕望,我覺得我在找一件找不到的東西,所以我就把它寫下來」。

Anselm 的神存在論就是本體論,這論證是從禱告開始的,是Anselm的禱告和自我辯論:

「軟弱的人啊,現在奮起吧!暫時摒棄你的業務;暫時躲避你騷擾的思潮。現在,拋棄你那沉重難堪的憂慮,丟掉你那辛苦的事務。為神留下一些時候,安息片刻在祂懷中。進入你心靈的內室;除了思想神和那能幫助你尋求神的以外,排除一切的思想;關上你的門來尋求神。我的全心哪,現在請說吧!現在向神說:讓我尋求祢的面;主啊,祢的面我正要尋求。主我的神啊,現在求祢指示我心,叫我的心知道在什麼地方,並怎樣才可以尋求祢;在什麼地方並怎樣才會尋見祢?主啊,如果祢不在這裡,我應該在什麼地方尋求祢呢,祢不是無所不在的嗎?為什麼我不能看到祢的無所不在?因為祢住在人不可近的光中,然而這不可近的光在什麼地方,我怎能到那個地方去?誰把我帶到那光、並進入它裡面去,使我會看見祢在它裡面呢?再者,我該在什麼記號、在什麼形狀之下,尋求祢呢?

「主我的神啊,我還沒有覲見過祢;我也不知道祢的形狀。至高的主啊,這被放逐遠離祢的人應該作什麼呢?祢的僕人既然熱愛祢,卻被逐出遠離了祢,他應該作些什麼呢?他切盼要見祢,可是祢的臉離他甚遠。他切望到祢面前來,可是祢的居所是不能接近的。他渴望尋見祢,可是不知道祢的所在。他望尋求祢,然而不熟識祢的面。主祢是我的神,我的主,但我還未曾見過祢。

「祢正是創造我的,重新創造我的,並把一切我所享受的福祉賜給我的;可是我還未曾認識祢。我受造是為要見祢,然而我還沒有作過我受造所當作的事。

「當人喪失了他所以受造的目的之時,人的運命是何等悲慘!殘酷可怖的命運哪!哀哉,他所喪失的是什麼,他所尋得的又是什麼呢?離去了的是什麼,留存的又是什麼呢?他喪失了他受造所應享受的幸福,而招來他受造所不應經歷的災禍。他離開了那唯一能使他幸福的,而留存着的却只有悲惨的而已。

「人從前曾吃過天使們的糧食,而現在卻饑渴羡慕它;他現在所吃的是他當初所不知道的愁苦的糧食。哀哉,這是全人類的悲傷,是陰府眾子普遍的悲傷。亞當因飽食而窒息,我們卻因饑餓而哀嘆。他富足,我們求乞。他在幸福中享有了一切,卻可哀地把他所有的都丟棄了;我們卻在不幸中遭缺乏而受苦,徒懷淒慘的企求。哀哉,我們總是空空無所有。

「亞當既能容容易易地持有那我們所缺乏的,為什麼他不為我們保全它呢?他為什麼叫我們從那亮光隔絕了,並用黑暗遮蔽我們呢?他為什麼劫奪我們的生命,使我們死亡呢?我們這可憐的人,是從哪裡被趕出、又要逐到哪裡去呢?從何處被投出,在何處付諸滅亡呢?我們從本國漂流到異鄉,從神的光照下到現在的盲目,從永生的歡樂到死亡的痛苦和恐怖。我們是以多麼大的善,可憐地換來了多麼大的惡呢!這是重大的損失,重大的悲傷,我們的命運真苦極了!哀哉,我這夏娃的兒子被逐出遠離神,是多麼悲慘啊!我已著手工作的是什麼呢?我已完成的是什麼呢?我的努力到那裡去呢?我已來到多麼遠的地方呢?我企望著什麼呢?我在什麼思想中歎息著什麼呢?我尋找幸福,看哪,卻得到混亂。我努力到神那裡去,卻只遇著自己。

「我在私室裡找求安靜,卻在內心裡尋見困苦憂愁。我盼望在喜悅中歡笑,卻不得不在憂慮中發愁。我所期望的是快樂,看哪,所得到的卻是一個歎息的源泉。主啊,祢要我等到幾時呢?主啊,祢忘記我們要到幾時呢?祢掩面不顧我們要到幾時呢?祢什麼時候要看顧我們,聽我們的求告呢?祢什麼時候要使我們的眼睛光明,向我們顯出祢的真面來呢?祢什麼時候要回來看顧我們呢?主啊,求祢俯視我們,垂聽我們的求告,使我們光明,向我們啟示祢自己。 

「求祢轉過到我們這邊來,使我們安寧,因為沒有祢,我們是很痛苦的。求祢可憐我們為要親近祢所經歷的勞苦和掙扎,因為沒有祢我們就不能作什麼。祢已經邀請我們,求祢幫助我們。主啊,懇求祢不要使我在歎息中失望,懇求祢使我在希望中活著。主啊,我的心情因愁變苦;懇求祢以祢的安慰使它甘甜。主啊,我在饑餓中便已開始尋求祢,懇求祢使我不停息地渴望著祢。我在饑餓中來就近祢,求祢不叫我空腹而去。我在貧困中來就近富足之主;在悲慘中來就近憐憫之主;求祢不叫我空手和受蔑視而去。
 
「我在未得食以前歎息,求祢在我歎息以後,賞賜我可吃的食物。主啊,我是卑屈的,只能往下看;求祢把我扶起來,使我能向上瞻仰。我的罪孽高過我的頭,埋沒我,像重擔壓我一樣。求祢從這罪過釋放我;求祢卸下我的重擔,使罪惡的陷坑不至吞滅我。願我能仰望祢的亮光,縱使從遠處,從深處。求祢指示我尋求祢,當我尋求祢的時候,把祢自己啟示給我,因為除了祢的啟示,我就不能尋求祢;除了祢把祢自己啟示給我,我也不能尋見祢。

「求祢使我以殷切的心來尋求祢,使我在尋求的時候切望祢;使我用愛心尋見祢,並在尋見的時候愛祢。
 
「主啊,我承認祢在我身上造出祢的形像,為要使我思想祢,懷念祢,並愛祢,因而我感謝祢;然而那形像已這樣被罪惡所消滅毀損,並被惡事的煙霧所陰蔽,以致除了祢更新它,重新造它,就不能完成它所以受造的目的了。主啊,我不圖洞察祢的尊嚴,因我絕不能以我的理解力來和祢的尊嚴相比擬;但我切盼多少能夠理解祢那為我所信所愛的真理。
 
「我不是因為要相信才尋求理解,乃是為要理解而相信的。因為我深信,除非我相信了,我決不會理解。

「將理解力賜給相信人的主啊,求祢照著祢所認為是有益的,使我能理解祢確像我們所相信的而存在著,且確是那位我們所相信的神。
 

「我們相信祢是一切可能想像中最偉大的存在。然而這樣的存在是不真的呢?因「愚頑人的心裡說沒有神」。然而無論如何,即便是愚頑人,當他聽到我所說及的那一位,即在一切可能想像中最偉大的存在者時,也能理解他所聽到的,而他所理解的原是在於他的悟性之中;雖然他不懂這存在者果然存在著!」

  • Digg
  • Del.icio.us
  • StumbleUpon
  • Reddit
  • RSS